第八章 汉口 [上]

夏日旅华记 | 原作: Paul Goldmann

1898年七月初

汉口乃全中国最炎热的城市。我有一个住在上海的朋友号称中国通,他也说汉口不啻一个“不毛之地”。而曾经驻汉口的美国领事也抱怨道,汉口之所以这么热,是因为地狱的大门就开在这里——可见我于盛夏时节来这儿,必寻不到什么享受。

行船入港,汉口给我的印象却不赖。烈日当空,炙烤着中国的土地,一条富有南方气息的街道将我迎入城市,恍惚间的某个街角,竟让我仿佛置身意大利。滨江的城郊是包括英国租界在内的汉口租界区,其规模不逊于上海,广厦林立。这之中属俄国银行最为俏皮,特色的红砖建筑如镶嵌在长街上的宝石。沿街的绿茵密林在房屋门前招摇,对面便是铺着碎石路的江畔。江边设了些许长凳,江风迎来,虽燥热湿闷,却聊胜于无。有些微风或许就不怕这酷热了吧,我心里这样想着。

CONTINUE ᐳ

第八章 汉口 [下]

夏日旅华记 | 原作: Paul Goldmann

常言困苦出英才,生活在逆境中更需要人们互相帮扶,当看到某人的境遇不比我们更好时,我们更容易对他产生同志般的情谊;而如果看到某人过得比自己好,我们就很容易受不了。可是在东亚,无论是生活条件贫穷或是优渥,人们总能对欧洲人表达极善良的态度。

或许这只是我作为旅行者的错觉,毕竟露水相逢,我们只留意到了光鲜的表面。但我打心底笃信,这里的人们比我们更高尚,因为这里并没有糜烂品德、堕落人格的机由。掌权者不溺于歌颂,于是谄媚逢迎的事情甚少;朝中不喜玩弄政治,因而教条做派和形式主义寥寥;民众摆脱了钳制,远离了桎梏和排挤,人人都有自己的成长轨迹,故能独当一面,有安静务实的智慧,和干净正直的本质。这再次证明了,自由才是教化人民最好的学校。

CONTINUE ᐳ

这里【一】

高考后的一次返校

J,有一天你会体味到,一件能为我们冷漠关系带来明晰曙光的事物,那定是空气中的关怀气氛。我一向矜持着对生活公平性的怀疑,和奇迹来临前夕的惧恫感。当然,这需要避开一些,我们未曾预料的某类偶然而琐碎小事的光临。

据我所知,我们是被要求八点钟回到这里的。

武汉清晨的空气中氤氲着一股潮湿的气氛,从微微泛湿的路面来看,昨夜怕是已经下了一场不怎么张扬的雨。一个铺着纵横瓷砖的操场将学校分成两半——一半是主体的教学楼,另一半是连在一起的食堂和宿舍,犹如一个“峡谷”。

CONTINUE ᐳ